四川承建专注建筑结构补强、加固施工、加固设计、咨询,以其先进的经营方针得到客户一致好评,是一家专业的建筑结构补强企业!

行业资讯

建筑大师冯纪忠

标签:[db:TAG]    浏览次数:     时间:2016-08-12 09:11:21

建筑大师冯纪忠

建筑大师冯纪忠
(图1)

建筑大师冯纪忠
(图2)

建筑大师冯纪忠
(图3)

冯纪忠及夫人席素华

冯纪忠被称为“北梁南冯”与梁思成齐名的建筑大师,他筹办了同济大学建筑系,1956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城市规划专业,那时全世界只有四个大学有这个专业,莫斯科都没有。他做了国民党的南京都市计划,他做了共产党的上海都市计划。他曾设计过人民大会堂……大师陈从周,金经昌是他老部下,阮仪三是他学生。

这是一个敢于说不的人。他反对苏联专家对上海发展“摊大饼”的莫斯科模式,主张上海要保留老城区,有机地发展,八十年代上海老城区能留下来,他是功臣。他反对当年人民大会堂的方案,说这破坏了天安门传统格局,而且是老掉牙的东西,落后欧洲200年。因此他被批斗得很惨。梁思成在北京保城墙,他在苏州奋力阻止拆古城墙:“这是中国最古老的城墙,春秋时就有的城!”—没有人听他的。他留下了八个字“整旧如故,以存其真。”他的弟子阮仪三一生在实践这八个字,保住了平遥和周庄与无数古村落。

他学的是现代建筑,信奉的是现代主义建筑,大多数的建筑方案都被政府否定了。没有人理解他。去创办同济大学建筑系,他要从培养学生开始来培养中国现代建筑现代规划的大军,当了六十二年系主任,学生遍布各地规划局,成为保护老城的骨干。1956年后,冯纪忠完全实现了自己想法的建筑只有两个,一个是杭州花港观鱼茶室。刚建好,就被批判为复古的腐朽建筑,拆掉了房顶。

还有一个便是松江的方塔园。

耳濡目染国学精华

1915年,冯纪忠出生在一个显赫的世家。祖父曾任浙江巡抚,因反对辛亥革命吞金自杀,清帝赠给他“忠”号,冯纪忠的名字由此而来。冯父曾出任徐世昌秘书,3岁到11岁时的冯纪忠在北京外交部小学读书,也至此讲得一口京腔。

那个年代的望族,像《红楼梦》里的家族一样互相联姻,冯家与徐世昌、梁启超、林则徐等人的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意思的是,虽然后来冯纪忠和梁思成二人分别成为一北一南建筑学派先驱,但现在有冯纪忠的学生对历史追根究底,竟然发现,当时冯家和梁家都住在东堂子胡同一个院落。也就是说,当时已上中学的梁思成很可能曾经和襁褓中的冯纪忠住在同一屋檐下。“现在想想,这真是很有可能的。”冯纪忠笑眯眯地说。

出生在书香门第,冯纪忠自小受到国学的熏陶,父亲和叔叔都是古文功底极好而入世的士官,祖父家里还专门请了老秀才教授国学,哪怕是他念书的北京外交部小学、上海南阳模范小学、圣约翰高中,都专有国文老师教课。看过冯纪忠后来写的《何陋轩答客问》的人,无不为这位建筑师扎实的古文底子惊讶,了解他背景的 人则都知道这都是自小耳濡目染积淀的国学底子。

直至80年代,退休后的冯纪忠在美国居住十余载,无聊之余,竟然开始潜心研究屈原《楚辞》,翻译古诗。而冯纪忠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入骨髓的了解,最终在他的代表作方塔园中得到了完美发挥。

在圣约翰高中和大学就读期间,冯纪忠兴趣更加广泛,喜画画、爱话剧、勤书法、还很欣赏梅兰芳、程砚秋等人的京剧。高中和大学好友中,有着贝聿铭、胡其达等名字,贝、胡二人后来赴美求学,冯纪忠则去了欧洲。

亲历二战

1936年,冯纪忠随姨母坐船到了维也纳。当时中国留学生在柏林居多,而冯纪忠念书的维也纳技术大学,反而只有他一个中国人。其时,纳粹当道,奥地利被德国侵占,留洋十年,冯纪忠恰好身处欧洲战场深处。因战争缘故,班里失去了不少的同学。有人被德军征兵而去,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回来发了疯,也有人大战中加入共产党抵抗德军。幸存的这些同学,互相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

战争后期,维也纳被轰炸得一塌糊涂。冯纪忠后来向女儿冯叶传 授求生技能:飞机迎面来的时候,如果对着你扫射,你就贴着墙站!“我们听着都好像很好玩的,讲得好像上课一样,谁会遇到这种事?”冯叶笑着说,但当时,冯纪忠就是贴在墙上才保住了一条命,事后一看,身边的墙上都是洞。战争期间生活艰难,冯纪忠吃长了虫的豆子,回来后就得了胃病。

受影响的还有学业。虽然学校停课之时,冯纪忠已经毕业,但是,他原先准备做的博士论文写的是维也纳的一个老建筑,都已经测量好了,却竟然在战争中被炸毁了,博士论文也不了了之。所以冯纪忠后来总是不爱提自己其实是念过博士的。

1946年大批留洋学生回国,这批人中后来很多都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如和冯纪忠同船回来的,就有中国外科医学界两大先驱傅培彬和裘法祖、国际民法学科带头人郑兆璜、画家沙耆等。而在瑞士5个月的等船时期,冯纪忠和季羡林、黄正等人还借住在同一个修道院。这一整年,冯纪忠说都是在“奔走、苦候和行旅中度过”,整整84天的旅行后,留洋十年的冯纪忠终于回到家乡,跨进家门第一件事,他就趴在地上给母亲磕头,回河南老家,他也给哺育自己的干妈磕头。“尊敬人嘛,还是要按中国的规矩。”

冬天

冬天是否过去?他问自己。这是何等漫长的冬天—老友傅雷让他到家里,设计一个玫瑰花架子,没过几个月,傅雷和夫人批斗后双双服毒自尽。

林风眠与妻离婚坐在牢里,没人给他送牙刷毛巾。狱警问你外面还有谁,林风眠沉默良久,说“只有冯纪忠”。从此无论多困难,冯纪忠一家始终照料这个牢中人。

他被戴上道士帽,游街批斗,被踢伤了,香港衬衫被泼上各种颜料,全身洒满红墨水,红卫兵让他不许脱掉坐公交车回家,那一个小时归途真漫长,邻居友人惊恐的眼睛,躲避着“妖怪”。“头号反动权威”“大毒草”被关押了,看守的大汉们在他面前推搡女儿冯叶,13岁的女儿浑身发抖,送来的棉被洒了一地……表哥两次自杀最后扑了电闸,妻弟自杀了,弟弟冯纪宪拉着车活活累死在劳改路上。

这是何等漫长的冬天!在这个冬天里,他老去,却不曾流下一滴眼泪。

很多年后,他轻轻提到那个冬天不落泪的原因。

“我,有自己的信念。”

方塔园

据考证,方塔园正好坐落在历史悠久的唐宋时期华亭县城中心。建方塔园时,在地下约二公尺深处发现了分布较广的大量唐宋遗物和一条东西向的唐代市河部分驳岸等遗迹。从史籍中发现,唐兴圣教寺、明府隍庙、关帝庙等大型庙宇都曾坐落在这里。北宋熙宁年间,这里建造了闻名江南的兴圣教寺塔。明清时,紧靠方塔的北侧 东西横向还有奉邑三位享有声誉的松江名人的三公街,三公为明代著名的书画家董文敏公,明末著名的抗清将领李忠憨公,清代著名书法家沈文洛公。

方塔园以北宋古文物、江南最秀丽的方塔为主体,利用了 附近一大片竹园,集中了一批古建筑,于1978年筹建,1981年初步建成,该园占地 172.73亩,园景以方塔为中心,四周设置诸景:欣赏塔影波光的水榭,西有以楠木为主的园中园,东北是一座从上海河南路桥处迁来的天妃宫大殿;塔的四周还有宋代望仙桥、明代照壁、美女峰、五老峰和新建的仿古长廊、船舫、厅堂等。

方塔建于北宋熙宁元祐年间(1068~1094年),距今900多年。塔高42.65米,共9层,因袭唐代砖塔形制成四方形,故俗称方塔。方塔为砖木结构,楼阁式,砖身底层外壁每面宽6米,四周筑有围廊,以上逐层收缩,砖身外壁由砖柱划分为三间,正间设壶门,内为方室,设木梯连接各层。塔顶部是由覆盆、相轮、宝瓶组成的高达八米的塔刹,有4根铁索,从尖顶拖向第九层的檐角,称为风浪索。塔檐四角系有铜铃,名曰“警鸟”,风吹铃响,悦耳动听,是防止鸟儿落塔做窝而置的。登上方塔俯览四周,古城松江全貌尽收眼底。方塔能屹立千年而不倒,与其科学而巧妙的构造是分不开的。首先,在方塔塔体中,木材的料极多,除外部的楼梯、平座、塔檐、斗拱外,塔体内每层还设有木箍三道。这种做法在建筑中是被禁止的,因为建筑结构中(砖、石等材料间)不准夹有木质,因为木质易腐会造成建筑松垮。但方塔所有的留存木材(指宋代原物),都没有虫蛀、腐朽,连白蚁也没有,这是一个奇迹。(在方塔修缮中,有一日本教授,看到木材的耐腐情况深为惊讶,说这是你们祖先留下来的无价之宝。)抗日战争时,日军的炸弹在方塔旁爆炸,却没有把方塔炸毁,这又是一个奇迹。据同济大学陈从周、鲁宾杰两位教授分析,木材肯定经过了防腐柔韧处理,千年不腐,炮轰不倒,肯定与之有关。

其次,在1974年方塔修缮时发现方塔塔基是用木桩打成的,先人利用木材特性“干千年,湿千年, 干干湿湿两三年“(木工谚语)的道理,成功地筑就了方塔,使方塔千年不倒,而且倾斜也很小(向西北倾斜53公分)。

方塔的塔基与众不同,他向东南倾斜,西北角地最高处为40公分,而东南角却只有20公分,人站在塔中,会明显感到地面的倾斜。这难道是祖先们在建塔 时地疏忽吗?其实这体现出了古代工匠的智慧。因为松江东临大海,夏季东南风、台风比较多,因此塔基有意识地往东南方向倾斜。北宋的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一书中,写过一个故事,说曾经有一个造塔老工匠,暮年时他造了这样一座斜塔,大家看不懂,问他为什么要造这样一座塔呢?他说:“我们这些人是看不到了,这座塔在两百年以后就会变成一座直的塔,而且永远不再倾斜了。”由此可见方塔与老木匠所建之塔如出一辙,是在研究了当地的气象、地质,以及塔形、材料、制作 等等一系列成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也因此可知这座塔的价值的重大。

方塔的特点是塔身瘦长,塔檐宽大,形体犹似一位身着长裙,婷婷玉立的少女。清代松江诗人黄霆的一首“竹枝词”是这样盛赞方塔的:“近海浮图三十六,怎如方塔最玲珑”。两句话就把方塔的艺术特色形象而生动地描绘了出来。

1987年6月,南斯拉夫建筑国际展览介绍世界50位代表建筑师作品,方塔园入选。他也是大陆港台获“美国建筑师协会的荣誉院士”的第一人,并于1994年入选美国人物传记学会编《国际名人录》。1998年,方塔园入选中国建筑学会评定的解放五十年优秀建筑创作奖,翌年获国际建筑师协会第二十届大会当代中国建筑艺术成就奖,2005年获第一届中国建筑学会建筑教育特别奖。

匿名信

方塔园开工没多久,一封封控告信,批判信飞到了上海市长们的案头。

“冯纪忠要在方塔园里全部铺上石头,不准铺一点水泥,这是典型的铺张浪费的资产阶级思想。”

“冯纪忠建的北大门像封建道士帽,屋顶极大,柱子极细,根本抗不了台风,应当停工,推倒重来。”

“冯纪忠说要让树木自由生长,全部树木不做任何造型,没有纪律性。”

冯纪忠,冯纪忠,冯纪忠!这么多告状信,大大小小会上还有人专门攻击,北京来的背景深厚的所谓“专家团”对冯纪忠也是不留情面的批评。

冯04.jpg

冯05.jpg

方塔园北大门

冯06.jpg

冯07.jpg

方塔园东门

上海分管城建的副市长倪天增与钱学中分别毕业于清华与同济建筑系,是内行。钱学中当时看到北门第一眼的震惊“完美无缺!”

“我们没想到这样一个宏伟的压得住全园气势的歇山顶大门竟是用最普通的工字钢,角铁,钢管做成的,这些东西工地上可以说在废料里都可以捡来。”

冯纪忠用现代建筑力学设计让最普通的柱子牢牢支撑起大屋顶。既如此现代又这般传统。

钱学中至今回想起来仍轻轻叹了口气:“完美无缺!相比现在的建筑—花里胡稍,有钱啊,不需要花钱也要堆上去,没什么稀罕,有了钱以后你什么都可以做,但不一定做的好!像方塔园北门才是建筑师应该去追求,创造的。”

倪天增同样被折服了,他说:“现在冯先生一定心情很沉重,我们去他家里看他。”

两个副市长很聪明,他们到冯纪忠家中只谈上海旧城改造,不谈闹得沸沸扬扬的匿名信,等于表示没事了。两位副市长对冯纪忠说“您发挥您的才华,将您的构思完整实现出来!”

对于方塔园,冯老确实有自己独到的想法。四个字:与古为新。

“与古为新,为是成为,不是为了,为了新是不对的。它是自然的。今天的东西与古代东西在一起成为新的,与古为新,前提是尊古,尊重古人的东西,能够存真,第二要韵及,让方塔在全园散布韵味。”

原来冯纪忠有野心要把方塔园建成一个宋代精神的现代园林。

“宋的政治氛围相对自由宽松,文化精神普遍追求个性表达,我要与这种精神共鸣,借鉴。”

“北宋南宋是写自然,写山水精神,到了明清开始写意,苏州园林是写主人自己的意,这是园林发展的历史。以宋塔为主体,通过大水面,大草坪,植栽组织传达自然的精神。与古为新的古不是完全的宋,但精神是宋,我要让这种精神在全园流动。”

冯08.jpg

从方塔上望下去的大草坪

所以冯纪忠才决定园中所有植物不做人工造型,全园不许出现水泥地,这些高明之处,当时人们哪里听得懂。

冯纪忠的气质被人们形容为“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又是坚忍不拔的。”他待人温和,又善于坚持。他已在创造上苏醒过来,或者说他从未睡去过。

方塔园有了市长的尚方宝剑,继续开工,一边开工,一边关于冯纪忠种种怪事不停传出来……

冯09.jpg

冯10.jpg

冯11.jpg

冯12.jpg

冯13.jpg

冯14.jpg

冯15.jpg

冯16.jpg

冯17.jpg

山山桑柘绿浮空

1982年,工程第一期建成后,人们涌进方塔园,出现了两种截然对立的看法,一种是以专家与当时开明的知识分子,老百姓为主,大声叫好。一种则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人,种种污水泼来。冯纪忠超前太远了。

其中争议最大的是,进入正大门东门后,迎面是长条而有禅意的月门,以示迎客之意。游客心一下子与园外马路喧闹隔开了。向右转后,经过郁郁葱葱的古木群,人们进入了冯纪忠设计的独特的堑道。

冯18.jpg

冯19.jpg

整座园子,冯纪忠打破惯例,没有造一座假山,反而建了一座前所未有的堑道,人们进入堑道,静谥幽深,仿佛进入了历史的隧道,阴凉扶疏的树木在堑道上摇曳,曲曲折折的壁墙上长着青苔,冯纪忠对大石块间的缝精心计算,保证缝中不长出荒草。保持景色纯度。堑道原是中国古代战场的建筑,用在这里匠心独具。

冯20.jpg

方塔园中的堑道

冯21.jpg

回望堑道

冯纪忠是个诗人,他推崇柳宗元真正懂得风景奥妙。

柳宗元《永州八记》中提出风景是“旷奥之理”:“旷如也,奥如也,如斯而已。”

旷:敞亮,开阔,在空间为敞,感受为旷,在情为畅,在意为朗。旷者动,贵在动中有静,即所谓定感。旷给人们带来精神振奋,意气风发。

而奥:斗折蛇行。奥者静,贵在静中寓动,有期待,推测向往,重要的是在出口上的设计,闪闪烁烁,让人向往,期待。

堑道正是冯纪忠对柳宗元“奥景”的实现。刚进入方塔园的游客不能让其一览无余。引人入胜,莫过于“奥”,进入堑道,清幽斗折蛇行,地面起伏,两壁弯折,一下子让游客进入静谥中,远处似乎有隐隐约约的出口,人们在静抑中又有好奇的探寻。一旦走到堑道尽头,正前方是雄伟的清代上海妈祖庙,而左前方是开阔的方塔广场,人们的心情一下子开朗畅亮起来。这种心理变化是风景感受的巧妙对比安排,使游客的总感受量变得丰富。

冯24.jpg

妈祖庙

整个堑道风光正合了冯纪忠喜欢的王安石一首诗:

山山桑柘绿浮空,春日莺啼谷口风,

二十里松行尽处,青山捧出梵王宫。

人们不禁要问,冯纪忠不是现代建筑家吗,怎么会从这么古老的建筑形式获得灵感?

原来,世界现代建筑有两个流派,一个是包豪斯流派,强调功能性,要和传统完全绝裂。一个是维也纳工业大学派,讲究是现代建筑与传统融合。冯纪忠正是毕业于维也纳工业大学,深受老师们的影响。

维也纳工业大学建筑系教学很有意思,首先强调技术基础,再强调历史基础,最后才是设计理念。建筑系学生必须会自己打花岗岩,打出笔直的线条,学生们手握钢钎,敲打时往往被震得虎口出血。经过这种严格训练的冯纪忠对建材有直观的认识,对工匠有深切的同情。能造出花岗岩堑道,并非偶然。

当时,堑道所在的平地右边是五六层的工房,影响景观。于是冯纪忠将挖河出来的泥堆在两边,又把中间挖深,这样堑道高耸的壁墙与树木正好挡住园外的厂房。而渐渐变低的水平面正好设在堑道口,人们看到方塔时更觉峻拔。堑道真是一举三得!

可惜的是,当时许多人根本不理解冯纪忠之高妙,批评也陷入混乱。有人批判冯纪忠建堑道是“藏污纳垢,是封建复辟”,又有人说“这太现代,古代没有这种抽象建筑”,种种矛盾的“帽子”飞向冯纪忠。

冯纪忠像一个护着初生婴儿的母亲。绝不退让。

冯纪忠在给上海园林局长程绪珂信中做了回击:

居然有人见到天然石砌堑壁也会联想到坟墓,更从何说起,何况现在树还不密,试想以后浓荫匝地,又将如何对这般“阴暗的思想”负责?更可笑的是一面说像这像那,一面又说拟抽象派,现代派,我们活在现代,难道该作古人?

冗繁削尽留清瘦

走出堑道,人们来到了方塔广场,整个广场果然如传说的,没有一块水泥地全部是石块铺成,如同回到古代。

冯25.jpg

冯26.jpg

不出现水泥地的方塔园

方塔建于北宋元佑年间,距今已有九百年,现在177个斗拱中有111朵为宋代原物。方塔虽是宋塔却是唐代楼阁式砖木结构,是中国塔嬗变的代表。被陈从周誉为“东南最美丽的塔”。

冯纪忠没有像当代许多设计师,喜欢堆砌陈词滥调在墙上,整个塔园,墙上只用了十四个字砖雕诗句:“近海浮图三十六,怎如方塔最玲珑。”

冯27.jpg

建园时,方塔第一层已被泥土掩埋,冯纪忠将其挖开,这样塔的峻拔体现出来,又建围墙与外坡分离,外坡远高于塔院地面。而围墙的长度与塔的高度差不多,所以整个塔院气息不会松掉,观感紧凑。

站在围墙边,游客仰望方塔的视角是60度,是最舒服的观塔角度。

而站到看方塔最佳位—画舫前,人们更易感受到冯纪忠对方塔的厚爱,草坪斜坡以极小的角度切入湖面衬出方塔的峻拔。冯纪忠还有一份艺术家的天真,他本拟在大草坪放养一群梅花鹿,以应松江古“茸城”“十鹿九回头”的文脉。隔湖远望方塔,人工石岸正好与草坪形成对比美,而院墙仿佛方塔底盘,衬出方塔之峻美。

冯28.jpg

在画舫远眺方塔

冯纪忠用郑板桥诗句总结将修长方塔作为全园中心的设计手法:

“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

古今汇通

在设计方塔园时,冯纪忠做了严格的建筑考古工作。由此发现了一条唐代的市河,冯纪忠对市河进行了严格保护,包括唐市河边的所有原始树木都给与保存,今天人们还可以在方塔园泛舟畅游唐代市河,想象市河穿过集市,庙宇与坊街的场景。在市河上,有一个南宋古石桥—望仙桥。冯纪忠没有再多树杆做栏的事,而是让它静静在原地,让游客们还是可以轻轻走过,如同800年前一般。古建筑的美在于沧桑,所以能不修补,不做修补,保持原真。冯纪忠明白“无为”之深刻。整个市河仅在中间段开拓了一段湖面,以方便游客划船,也使方塔的倒影格外美丽。

冯29.jpg

唐代市河的全面保护

他留下了原有的一大片竹林,只建了一个赏竹亭。留下了所有的古木。

冯30.jpg

冯31.jpg

南宋望仙桥

冯纪忠是尊古的,但不伏在古的脚下。

方塔园的现代性在材质的突破,这种现代性因隐秘低调与传统融合得天衣无缝。

建筑学家吴人韦:“方塔园,北大门,东大门,垂花门,在采用了与文物相协调的小青瓦顶同时,以具有时代特征的轻钢结构,表达了对历史文物的充分尊重,而不是混淆。”

“方塔园探索了石,水,土,竹,木,钢的力学特征,遮掩承载的特性及美学潜能,斟酌了它们在中国当代人居环境中的适用潜力,使当代中国人在安全,和谐,可接受的氛围中接受了多种自然力的洗礼和文明的教益。钢结构,钢木结构,竹结构,和石结构,延展了元宋明清木结构体系,机智表达了技术所特有的历史动感。”

渊然而静者与心谋

在整个方塔园设计中,冯纪忠注意宁静气氛的营造,而避免一个人声嘈杂的现代“人民”公园的出现。

静的意境是方塔园谋篇的文眼。

冯纪忠说柳宗元是悟静之高手——“清冷之状与目谋,营营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

方塔园,静是主线。一味的静则偏于死沉,需要静中有动,而其动并不是靠游乐场,或商店来安排,而是靠对比形成的心理感受。中国诗与联讲究对偶,方塔园也是充满对偶的。冯纪忠这样安排:“广场的旷对堑道的奥。北门的甬道左边的曲对右边的直。甬道右边的刚对甬道左边的柔。驳岸的人工对草坪的自然。园的蓊郁对我的龙钟,部分文物基座的简高对部分文物基座的繁下。”

方塔园美学基于冯纪忠对中国园林史的认识,他将中国园林发展分为“形,情,理,神,意”五个时期。

从战国到两晋南北朝,中国园林再现自然以满足园主占有欲,是“形”的客体阶段。从南北朝到唐代,中国园林进入“情”的客体阶段,以自然为情感载体,顺应自然寄托乐趣。进入唐宋,是师法自然,以自然为探索对象,强化自然美,是“理”的客体阶段。而北宋南宋时期反映自然,追求真趣,入微入神,掇山理水,点缀山河,思于其间,主客体交融,进入“神”的时期,而从元至明清,中国人创造自然以写胸中块磊,抒发灵性,解体重组,安排自然,人工与自然一体化,是纯主体的“意”的阶段。而方塔则要回归“神”的阶段。

冯纪忠认为中国园林在理上要加把劲,但不能放松整体把握情,因为情淡意竭。方塔园重在回归主客体交融的神畅之境。”

冯33.jpg

冯34.jpg

冯35.jpg

冯纪忠主张中国的美学是情境相融,“人看花,花看人,人到花中去,花看人,花到人里来。”

他举例:

滕王阁序开头数句正是点明中国游景的层次,“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第一是景色,身之所容也。“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是第二层,景象。目之所瞩。“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瓯越。”是意象,风情,是意之所游。

冯纪忠认为中国园林在“引与趣”,日本园林在“抑与静”。

“而趣在法外者化机也。趣是什么?情景交融,物我两忘,主客相投,意境生成,超越时空制约的释然愉悦的心态。化又是什么?物象化表象,表象化意象,意象生意境。”

“意象可以说是朦胧游离的渴望把握而未升华的意境雏形,意象还要安排组合寻声择色甚至无意识浸润后方成诗篇画幅。”

冯纪忠特别善意用诗意来解释园林之趣:“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是心境外化,主客交融。

方塔园带有一种令人着迷的意味,正是冯纪忠对意境的安排。冯纪忠在同事眼中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方塔园每棵树位置与树种都是精心安排的,比如红枫设在背日处,可让光线透过枫叶形成“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意境。方塔园多用乌桕树也是冯纪忠的安排“树杆很黑,很黑后就有劲了。形成线条在里面。而且它不直,当然也不很曲。”甚至十多年之后,冯纪忠游园时都能精细发现一棵树的变动。而这一切正是为了意境的自然呈现。

反常合道为趣

何陋轩是方塔园东南部一小岛上的竹构草盖茶室。以轩为主,配以周围的水与翠竹。冯纪忠借用唐代刘禹锡的“陋室铭”命此轩为“何陋轩”,其所营造的感觉是“轩在竹林中,水在竹轩处,一年四季,景色迥异。春雨一夜催竹生,此时可携锄寻笋,亲临农家之趣;夏日竹荫浓浓,时闻鸟鸣,却绿浓不知何处,清风袭来,暑意皆消;秋意萧瑟,竹叶稀落,如同潇湘妃所在潇湘馆,使人诗意奋发;冬日,朔风吹,坐看白雪皑皑纷纷飘入碧绿池中,让人顿生年华流失,珍惜光阴之心。”

“轩,乃带窗的长廊或小屋子。”杜甫的《夏夜叹》中有“开轩纳微凉”,苏轼著名的《江城子》里也有“小轩窗,正梳妆”佳句,可见凡是轩必有窗的。而何陋轩却没有窗,也无墙,四周通透,可谓“敞轩”也。

何陋轩高 7 米,长 16.8 米,宽 14.55 米,总面积 510 平方米。其建筑造形仿上海市郊农舍四坡顶弯屋脊形式,毛竹梁架,大屋顶,茅草屋,方砖地坪,四面环水,弧形围坪,竹椅藤几,古朴自然,与四周竹景互相交融,融为一体,浑然天成而别有风致。

冯36.jpg

中国的庸常社会对一个坚持自己主张的知识分子是难以相容的,何况冯纪忠是如此轻易颠覆了苏州园林与当代人民公园的模式,方塔园这种旷远意境直到今天才慢慢被人们理解,有官员因不懂而愤怒。更有一些“专家”出于某种不平的心理背后捅刀。1983年,方塔园建设在进行中,而对冯纪忠的批判开始升级。在全市人代会与政协会议上,冯纪忠受到批判,被冠以“资产阶级与封建的精神污染”,甚至出现了“卖国”“反动封建残余”的说法。如果没有副市长倪天增与钱学中后来的保护,真不知陷冯老于何地。

冯纪忠在被批判后陷入深深的孤独,方塔园建设的费用被卡死,几乎断绝。而此时,上面给他下达建一个茶亭的任务。

冯纪忠几乎不费任何费用,建起了一个雄伟的茅草亭,并亲笔题写“何陋轩”,这是无声的抗议。而这个亭子竟获得国际大奖,成为中国现代建筑里程碑作品。—真是反讽,真是奇特。

当时没有钱,冯纪忠于是决定用毛竹,茅草来建一个茶亭。

冯纪忠信奉“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

一般来说茶亭是小小的。不!冯纪忠反其道而行。他决定建一个与雄伟妈祖庙同样大地基的茶亭。

510平米。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毛竹与茅草怎么可能搭起那么大体量的建筑?

冯纪忠显露了现代建筑师的天才,他设计了复杂精准的现代力学结构模型,和毛竹工人交朋友,把建筑难题他们一起商量。最终他们成功了树起前所未有的茅草大顶。

冯37.jpg

冯38.jpg

冯39.jpg

为了减少节点集中受力加了弹片,弹性构造考虑了结构整体的受力特点

松江至嘉兴一带农居多庑殿顶,脊常作强烈弧形,冯纪忠决定取用设计主题,加入歇山顶的元素,作为当地文脉的延续。冯纪忠在欧洲留学时看到的巴洛克建筑,主教在宽出的屋檐下布道,巴洛克风格曲线的圆心向外。一个融巴洛克风格与农居风格于一的壮美的茅草屋顶出现了。

一般来说,建筑上要把节点突出,显得整体结构稳定。冯纪忠却把毛竹刷成白色,节点却刷成黑色隐去,这样,整个结构就象飘动在空中,不再那么沉重压抑。这是又一个“反常合道为趣”的创意。

冯40.jpg

占地510平方米的大茶亭

冯41.jpg

冯42.jpg

冯43.jpg

冯44.jpg

何陋轩在整个方塔园中是非常特别的,其它布局是写自然的精神,“而何陋轩则是从写自然的精神转到写自己的意。”

何陋轩有冯纪忠作为知识分子的风骨与孤愤。

“我这个何陋轩,可以讲是钻空子了,因没有人感觉这会有什么问题。竹子草顶的东西,会有什么问题呢。造好了,都没有人批判我,我就胆子大点。写了《何陋轩答客问》去告诉他们:“我是独立的,可上可下。”

整个何陋轩除了地面方砖几乎没花什么钱。冯纪忠还特别用旧红砖设计了数道弧墙。从早至晚,光影在东西弧墙上慢慢变动着,喝茶的人在慢慢的时间流逝中感受这一变化,是冯纪忠特意为茶客们增加总感受量考虑的。此中还含着冯纪忠的心思:“所有弧墙有自己各自的圆心,如同每个人以个性为中心,任我发展,和而不同,宋的精神彰显个性。”

何陋轩建成后成了松江市民最喜欢的茶亭,我每次来几乎都是满座,茶客们从早上六七点,喝到下午二三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而冬天,那几道弧墙又挡风又反光,晒起太阳别提多舒服了。

有一回,我无意中逛到方塔园中偏僻的一个小小的儿童游乐场,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我发现了一个杰作,父母们的等待坐位亭。从古代独轮车促发的灵感做成的长亭,完美无缺,用材厚实,每个细节让人赞叹。有了这个亭子,父母坐在那儿看着孩子玩耍会变成一种享受。在一个别人根本不会注意的地方,冯纪忠仍用大师的手为他们服务着,这让我深深感动。

这是他的温柔。柔至极。

冯纪忠与贝聿铭是圣约翰大学建筑系时的同学,命运却何其不同。贝一生如鱼得水,而冯纪忠天才遭忌,最后困窘得只能建茅屋了。冯纪忠的祖父是冯汝騤?,清代任浙江与江西巡抚,是朝中改革派,思想开明为梁启超赞叹。最后却为清王朝殉节自杀。新与旧在祖父身上如此鲜明。冯纪忠的名字正是为纪念祖父忠义而取。冯纪忠身上有现代人文西方知识分子的启蒙理性,又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一生因为赤子敢言而备受挫折却至死不悔,和黄万里一样有着真正的贵族气息。

冯纪忠用现代材料,现代科学结构做建筑,却全然是中国传统美的诗性心灵,他是一个真正把现代与传统打通的人。因为他的真实,他对人的爱。

2008年12月27日坐在轮椅上的冯纪忠94岁了。他在领受中国建筑传媒奖时,只说了这么简短的一段话:

“我怎么理解公民建筑?应当讲所有的建筑都是公民建筑。特别是我们这个时代,公民建筑才是真正的建筑,其它建筑,如果不是为公民服务,不能体现公民的利益,它就不是真正的建筑。这句话说得是否太绝对?不!在我工作当中,依照我的理念和我的坚持,自问我是在做公民建筑,凡不是公民建筑的东西,我都加以批评或不满意。

今天我获得这个奖觉得很惭愧,我在很多地方做得很不够,但是我一直遵从这个理念走下来的。我相信这样的理念,能够使得中国建筑走向世界顶尖的水平,谢谢大家。”

本文由四川承建建筑工程公司编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sccjjzgc.com/article/indnews/527.html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电 话:028-87650081

传 真:+86-028-87650081

手 机:18111602266

邮 箱:345735872@qq.com

地 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府路593号8栋3单元11层4号

展开